咱潜水向上

我啥都刷,主发叶黄
自己写点文,脑洞大过天落笔就残废。
这么多圈还是饿qwq

【叶黄】从何说起

挖坑埋自己,年代久远的脑洞

私设年龄操作,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

01

“天儿,这是你爹特意去请来的先生,虽然年轻,资历还是非常老道的。你可要乖乖听话,若是学不好,少不了又是一顿板子。”身着华服的妇人皱起眉毛,双手相合象征性的演示了一下竹板与身体的接触方式。身后那位据说是资历老道的先生眉毛抖了抖,似笑非笑的望着这位黄家大少爷。

“是,孩儿明白了。”

黄少天呲了呲牙,却是难得乖顺的低下眉眼,像是突然开了不得了的窍,真心要发愤图强似的。料他玩不出什么花样,黄母满意的带着一干家仆施施然走开,将时间留给了这对‘初见’的师生。

“你说,他们知道真相之后是不是得气到吐血?”

“黄少真是风趣,只不过这么对先生说话,可是要挨板子的啊。”叶修执着教案在腕上拍了拍,将黄母的神态学了个十成八。

“你还真的蹬鼻子上脸了啊!?谁跟你板子,有本事你就打啊,来来来,往这、这...诶呦呦,叶修你好样的啊,真敢打我啊!我要去跟苏沐橙告发你初七上了碧春楼的事!”撅起屁股结果真结结实实挨了一板子,你说谁不气?反正我们黄大少是恼羞成怒就跳脚揭短的典型。这不,一下子就搬出来个重量级人物。

“诶诶诶,可别,哥还想留着小命呢。再说...”叶修眯了眯眼,笑得一脸了然,“我们的少天大大也知道碧春楼是什么了呀。”

他倒是不在乎我是怎么知道的。黄少天一下子闭了嘴,不在乎也好,万一被知道了自己是怎么驱散家仆悄咪咪的跟着叶修到了青楼下,再被揽客的小姑娘吓跑...那可不是嘴上调笑就够的事了。

“别、别把我当小孩啊。你以为你多大啊。”说的倒是真的,叶修也就今年刚刚及冠,贴了两条小胡子来装教书先生,也不知道是怎么骗过黄母的,“说起来你今天来到底干什么,不会真的要上课吧。”

“带你去个地方呗。”叶修摸摸鼻子,从衣袋里摸了两张石牌子出来,“今天晚上西湖边的烟火大会,据说他们还请了百花谷的烟火大师来,去不去?”

黄少天激动得立马一蹦三尺高,伸手就去抢叶修的石牌子,嘴里拼命嚷嚷着。

“去去去去去去!!当然要去!”

他在乎的当然不是烟火,那都是小姑娘家家喜欢的东西,他黄大少一铁骨铮铮的大老爷们儿怎么会看得上。但那可是百花谷的烟火大师诶,作为江湖上一大势力的百花谷,他怎么会不向往。这叶修就揪着他这一点,料定他是一定会眼馋了。

“想要啊?”叶修往后退了两步,伸长了手臂不让他够到,“先叫声师父听听?”

“凭什么呀,不叫不叫。”

叶修摸摸鼻子暗叹了声小白眼狼,好歹白教了他这么些年功夫,这下可是连个尊称都捞不着。手一低也就把牌子随他抢去揣着了。

“要是今天,你把那套遮影步教会我了,我就叫你师父。”黄少天笑嘻嘻的看着他。

“教是可以,你学不学得会就再说吧。”叶修答得敷衍,扒着窗棂就开始往外跳。

《《《《《

两人相当熟练的翻过院墙,落地时黄少天脚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叶修恨恨的捂住他的嘴,心虚的往黄府大门方向望了望。

“别叫别叫,被发现了我可得去几层皮。”

“这,这不是我家的护卫么。”

叶修翻了个白眼。

“可不是么,你爹娘把你当个待嫁大闺女看着,我这可是费了大功夫才能把你弄出来的。”叶修从昏迷的侍卫身上跳下来,掸掸袍子往前走。黄少天砸吧砸吧嘴,也跳下来匆匆的跟上去。

“会不会说话会不会说话,你说谁是大闺女呢。再说我要是待嫁,你这就是抢亲,万一我爹娘急眼了真报官抓你,我可是一句好话都不会帮你说的啊。”

“诶呦、苍天在上,大人明鉴,都怪哥魅力太大,是新娘子自愿跟我走的。到时候我就这么喊。”

“呸—叶修你简直臭不要脸!你说谁是新娘子!?”黄少天追着他要去踩他鞋子,被叶修晃晃身子就给躲开了。

“别闹别闹,都要到了。”

好在是黄府离西湖不远,两人一路连吵带闹,七拐八翻绕了几条小路也就在湖边站着了。到底也算是个热闹的活动,天色还没暗下来,西湖边上就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群,还有商贩就地摆起了摊子。

黄少天很是起劲的拉着叶修到处窜,没过一会儿手上零零散散就提了不少吃的。

“你到底是来看烟火的,还是来觅食的。”叶修无奈的咬了一颗递到嘴边的糖葫芦,甜滋滋的味道还不错。

“我当然是来见识百花谷的!”他说的正气,若是没了手上捧的烤地瓜那效果大概会好上一些。

“哟,目标明确啊,你就觉得一定见得到?”

“我就不信你真的只是带我来看场烟火。”黄大少翻了翻眼皮子,一副对叶修这点挑衅很是不屑的样子。

“算你聪明。”叶修耸肩,领着人没什么目标性的往前走。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