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潜水向上

我啥都刷,主发叶黄
自己写点文,脑洞大过天落笔就残废。
这么多圈还是饿qwq

【叶黄】啊,好想浴室play

诶等等我是不是糊涂了今天522了,一脸懵逼

强行占个tag

伞哥开始有戏份了嗯

—————————————————————————————

9.

  h市的机场,与外面炎热的空气相对的是开足马力的冷气,吹得半靠在长椅上的男人哆嗦了几下。

  “不会这就要感冒了吧,算了,让那两个小子给我报销医药费。要不干脆连路费也一起报了好了。”

  人近中年被一帮小鬼喊作大叔的家伙完全可以配得上为老不尊这几个字,魏琛摸摸稀落扎手的胡渣,眉头却始终微锁着。他来回的探头,观察着各处出入口,像是在找什么人,直到余光瞟到了那两个往这边过来的人。

  “这边!老夫等了好久了!”

  “谁叫你下飞机才给我们打电话,自己作。”叶修一副懒散的样子叼着根没点燃的烟,还顺手把烟盒往出递了递。

  “真不文明,公共场合吸什么烟。”说着就拿过一根,两个老烟枪的默契倒还是有的。

  “这不没点嘛。”

  两人正忙着过没啥味道的干瘾呢,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就插了进来。

  “哦哦哦,什么啊老叶,这就是你的老相好啊,果然不咋地,你是真瞎吧。”

  虽然早在他还没开口魏琛就已经留意着他了,但听到声音他还是松了心中的某块石头,这果然是他的混账徒弟。为了表示久别重逢的喜悦,魏琛亲昵的拉过黄少天…然后卡住他的脑袋狠狠的拿拳头在他头顶上钻着。

  “小子你TM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啊,怎么跟魏老大说话的呢啊?!”

  “嗷嗷嗷嗷啊哦啊!!疼啊!老叶救命命命!”

  叶修耸耸肩表示他不想打扰你们爷俩儿增进感情。

  魏琛欺负够了,拉住黄少天就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起来。

  “的确是一股死掉的臭味,但老夫看你也没伤到哪儿啊,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部位被弄坏了吧。喔唷冰雨这不也在么,拿来我看看,嗯嗯没错,保养的很好啊,也没沾上味儿。”

  “没有臭味儿!也没有哪儿受伤!”黄少天被盯的有点儿发毛,对于这个魏老大虽然没有记忆但有着一些莫名的亲切感,这也扛不住对方说的话太不是东西。

  “真该把文州那小子也带过来,虽然也不想这么说,但他脑子可比老夫聪明多了。”

  “我觉得少天这事儿,还是暂时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的好。毕竟你也清楚联盟对鬼怪的态度,我们两个可扛不住全联盟的追杀。”叶修不动声色的把黄少天扯过来了一点,申明这事儿的保密性。

  “那倒也是。以及这次我过来,第一是确定一下这个‘少天’,既然大致上确定了,那我觉得我可以把蓝雨的这些事儿跟你说说了,”魏琛面色严肃了些,“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下吧。”

  “好。 ”

·

  “算起来已经是上个月了,蓝雨接到联盟的一项任务,很普通,去解决G市边缘的一个异化尸鬼。因为难度不高,就派了少天领着一帮新人去解决,当时给的时限是3天。

  据联盟的考察员说,3天一到,他就赶到了现场,确认那尸鬼已经被祛除了,他就直接回了联盟。这也很正常,只要解决了工作,没谁会傻到还要确认一下不在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工作人员的。

  但这也导致蓝雨发现少天这个小队失踪时已经是第5天了。蓝雨通常给外出任务的小队会有一天的休假时间,少天一向也非常准时,但这次,他根本就没有和任何人联络就音信全无。

  击杀尸鬼的现场很正常,只有几道遗留的法力波动,是尸鬼的以及少天的。也明显是被蓝雨的后勤清理过的,当地人声称见过他们在悠闲的游玩却没有人知道最后的去向。

  但这只小队的全体成员,无一例外的人间蒸发了,这半个月,蓝雨上下的知情高层都在疯狂的寻找,甚至我们也想过来问你,我是真没想过他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里。”

  魏琛思路清晰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叙述出来,叶修听了也只是皱眉。毫无用处,蓝雨根本就没有可以派上用场的情报。而一旁坐着的黄少天也就只是听听,完全状况外。

  “哈,我也知道都只是废话,毕竟有线索的话就用不着你来对付这小子了。现在少天这个小队是失踪了半个月,也完全无法确定生死。按联盟的意思是算作死亡,联盟一向都是这么干的不是么。我记得你当年刚刚拉起嘉世那会儿,嘉世那个年轻人也被这么处置了吧,叫什么来着?苏…”

  “苏沐秋,因为没找到尸体,联盟立的死亡证明。”现在坐在这小餐馆里,叶修是真没忍住,点了根烟舒畅的吸了一大口,接过魏琛的话头给了个补充。

  “你说当年这事儿也是蛮奇怪的,听说他是为了保护嘉世的那个当年的投资人对吧。”

  「叶秋,他是因为我才死的。」

  “嗯。”叶修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