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潜水向上

我啥都刷,主发叶黄
自己写点文,脑洞大过天落笔就残废。
这么多圈还是饿qwq

【叶黄】 Don’t Starve

饥荒游戏梗,先把脑洞码在这,等自己哪天提起兴致填(:|_\L

持续更新中…(?

凑多点再加tag吧…
—————————————————————————————

Don’t Starve

“喂!朋友,你看上去状态不佳。
  你最好在夜晚来临前找点吃的!”

叶修:探险家,在一次独自的考古时意外发现秘密宫殿,被恶魔[麦斯威尔]传送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和这个世界相性不合,会持续掉精神值。
血上限200 精神上限150 饱食度上限200
出生自带一把无耐久限制的伞[千机伞]。仅限此人物使用蓝图[烟],使用效果,精神+10 生命值-1。

黄少天:月圆之夜橡树林中的格洛姆雕像会长出[格洛姆之花],摘下之后跟随而来的奇怪生物,自称名为黄少天。
死后掉落[格洛姆之翼][怪兽肉][格洛姆的粘液]
死后会在下一个月圆之夜于雕像处重新刷新。

格洛姆之花会在月圆之夜开放,那对于[黄少天]来说是无可抵抗的吸引力。

“你是谁?”

“一个旅行者。”

“你如果把花摘下来的话,我就不得不一直跟着你了。”

“那很好啊,来吧。”

—————————————————————————————

  视线中的一切都处在变化当中,漆黑而凶恶的兔子,诡谲刺耳的乐曲,色彩颠倒的世界,以及周身虎视眈眈的梦魇。
  叶修意识到的时候,精神已经达到极限了。
  [喂!朋友,你看上去状态不佳。
  你最好在夜晚来临前找点吃的!]
  恶魔不负责任丢下来的话语现在看来是一个忠告。黑暗中潜藏着什么,他需要火光和食物支撑而不至于客死异乡。
  他想要回去,要不是濒死的痛楚刺激,也许他就只会以为这是一场梦,然后毫无知觉的被吞噬。那大概是他生命中最后悔的一次探险了。
  黄昏了,看着这个世界的太阳起落第九次,姑且算是第九天。
  但为什么觉得像是过了一辈子…叶修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

  叶修见到那个雕像的时候觉得很有意思,这个世界总有些意味不明的小东西。
  “在这里度过今晚好了。”
  他倚着雕像立起了火堆,太阳已经被地平线吞没了大半。
  脑袋里还在嗡嗡作响,‘影兽’的身影随着时间变得越发鲜明。
  或许会死,叶修漫不经心的想着。

  夜晚再一次的到来了。

  来到这个世界后,没了工业产物的辅助,如此大范围的光明再也不曾在黑夜中见到过。
  是月亮,那明亮程度足以照亮视野中的所有,只是苍白幽暗的色调有别于日光。
  身后的雕像传来小小的脱出声,转身去看的时候,艳红色的花朵刚刚挣脱石头,极其惊人的开放着。
  “这还真是…”

——————————————————————————

  ‘黄少天’拥有着毋庸置疑的人类面孔,看起来年轻而充满朝气。背后那对不太相称的透明翅膀维持着他如同一架小型直升机的悬停状态。
  叶修对于‘黄少天’这个生物的出现存在了很大的疑惑。然而就好像看透了他的内心一样,那个‘黄少天’嚷嚷起来
  “我说了我叫黄少天!不是说我是‘黄少天’!这是我的名字不是分类!”

——————————————————————————

  黄少天很吵,这是叶修毫不犹豫给出的评价,那持续不断的语言就和他扇动翅膀的频率一样。
  但他也很有用,叶修在发现黄少天的喋喋不休能让他的头晕减轻的时候决定还是不要把那朵花丢掉了。
  “叶修,你是不是在想着要把花丢掉?”
  “唷,少天大大很明白嘛。”
  “你、你敢丢掉试试看啊?!我可是知道的哦,你那个的问题!”黄少天气焰嚣张的指着叶修的脑袋。
  “哪?我这里可没问题啊,我可是个健康的成年男性哦。”叶修文不对题的甩出个荤段子,神经却难得的集中在了黄少天说的话上。
  “你在说什么…算了算了,你头晕嘛?想吐嘛?是不是能看到奇怪的影子啊?哼哼哼,人类啊,真是相当脆弱诶。”
  叶修也没多说什么,一把伸手抓住自顾自嚣张起来的家伙,千机伞顶上了他的脖颈,已经习惯了的战斗姿态下,手无寸铁的黄少天实在是显得——
  “很弱,”叶修看着惊讶的黄少天,轻松的笑了起来,“我说你很弱啊,少天大大。”
  “你这家伙……”
  “所以说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然我也很想知道你的尸体会给我什么呢。”
  “!…”黄少天瞪大眼睛。
  叶修那是第一次,看清这个之后也曾数次出现,不符于黄少天的表情。那像是揉碎了长久累积下的悲哀、怨恨,如同冰雪一般的杀意。
  如果给他一把剑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和我同归于尽吧。叶修想着,手下的力道却是没有一丝放松,笑容反而更加开怀了。
  “我能帮你缓解精神值的问题,如果你对这个世界有什么不了解的,我也可以全部告诉你,不管是危险还是得到食物的途径,我都会提醒。前提是,你得一直拿着那朵花。”

——————————————————————————

  “原住民还真是轻松呢,少天。”叶修眯着眼睛看看坐在一边光是靠发呆就能回血的格洛姆。
  “…啊、是…是啊。”
  他很心虚,不过这也是当然的?
  叶修点燃一根烟,却被黄少天伸手拿走了。
  “你把这个吃了。”他递过来的东西像是一些奇怪的半凝固液体,就像是原本世界的草莓果冻。
  叶修没说什么,接过来就直接吞咽了下去。快速起效的后果是迅速涌起的昏沉和呕吐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硬生生的压下脑袋躺在了黄少天腿上。
  “膝枕?”
  “闭嘴啦,只是一种回血药而已,代价是你的精神值,所以给我躺好了,不然很快就会把影怪召过来的,”黄少天有些尴尬的挪了挪身子,对于一个大男人的体重还不是很习惯,“这次算是我不好,但我只是想给你具体声明一下,没有我的话你要活下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你呢,要不是哥救你,你可就死在那了啊。”
  “我不会死的,根本不需要你来救我,”在叶修看来只是逞强的胡说八道,黄少天却是很坚定的重复着,“我不会死的,所以下次这种情况,你给我自顾自的跑掉就好了。”

——————————————————————————

  “老叶你这样很不妙啊。”黄少天皱着眉头,拍着翅膀在叶修身边转来转去。
  “…有什么不妙的,哥好着呢。”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烟,才把涌上脑袋的呕吐感驱赶。
  “啊啊,臭死了臭死了!真不懂你们人类到底是为什么会愿意把这种东西放到嘴巴里的!”黄少天嫌恶的捏住鼻子,接着把手放上了叶修布满冷汗的额头,“你这里没问题吗?”
  “这是在变着法子骂我,”叶修笑笑,抓住黄少天的手,“放心吧,有你在,哥可还能坚持到烂在土里呢。”
  “我还真不想陪你到那一天…”

——————————————————————————

  震动和吠叫已经隐隐能感受到。
  “叶修…”黄少天犹豫的看向身边的人。
  “再,稍等一下。”叶修靠在他的肩膀上,半闭着的眼睛下青黑色的眼圈愈发深刻,指尖夹的烟已经燃到了尾部,依然还被毫无察觉的紧紧握着。

——————————————————————————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他听到黄少天在叫他,只是那声音远远的穿过犬吠,显得太过微弱。
  “叶修!!你不要死!”
  叶修没有转头去看,他不敢让眼睛离开猎狗们漆黑狰狞的獠牙,他怕只要放走一只,就再也听不到小话痨的声音了。
  随着脑内如同过电一般低沉的响出一声,黑色的影子凑热闹似的袭来。
  “这下可真的糟糕了…”

——————————————————————————

  “我一直等在原地。”
  黄少天不再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兴致勃勃的飞过来,为了那朵花。
  “少天…”
  “如果,我只是觉得如果,你死了的话。你不再会回来了,那我也会这样一直停在原地,守着这堆破烂,直到狸猫什么的把我打死,或者花消失,我再一次失去意识。”他扑扑翅膀,抱过红色的花朵。
  “也许以往的每一次,我都停留在原地。我还能去哪里呢?你就算现在把这朵花,这样。”花被狠狠的丢在地上,小家伙甚至还落下来在上面蹦了几蹦,“我还是死死守着它,就像个笨蛋一样。还有谁会视它如生命?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 !”
  “少天!”叶修伸出手,小心的捧住他的脸颊,咬合肌因为不断的碎语在手下大幅度的颤抖着,“如果你把它视作生命的话!”
  黄少天停下来,他很少听见叶修这么郑重的语气,就好像一个誓言。于是他凝神去听,去看,把这个人说出的每个字都记在心底。
  “如果你把它视作生命的话。我不会再放手,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会牢牢攥紧,不让它离开我半步!你也一样…”最后一句近乎是喃喃出来的话,被吞没在唇齿的交缠间。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