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潜水向上

我啥都刷,主发叶黄
自己写点文,脑洞大过天落笔就残废。
这么多圈还是饿qwq

【叶黄】能不能好好定契约了!(06)

越发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了,天呐我是不是以后写文前该列个大纲orz

————————————————————————

06

  “我还以为不到毕业前你通不过使魔训练考核呢,恭喜了啊,少天。”

  “班长,你貌似面不改色的说了很伤人的话啊。”黄少天气哼哼的抱着怀里的黑猫。

  “怎么会,”喻文州笑得一脸温和,“这不是一个留校的好手段吗,我也打算在毕业之前再去考核施咒速度呢。”

  荣耀学院有个铁则,所有学员,必须在通过了学院设立的所有魔法考核之后才能毕业。学院分为初等部和高等部,统共八个学年。很多学员为了多享受几年学院的丰富资源,会选择保留几门考核,强行留级。

  针对这些个老油条,头疼不已的学院高层把留级的时限划定在了两年,以保证不至于出现新旧学员比例失调的场面。在这两年通不过所有考核的学员自然也就拿不到毕业证和执法部颁布的施法许可。

  “说起来,少天你和那位叶秋前辈不是很熟么,他今年就是最后期限了吧,你知道他保留了哪门考核吗?”

  “我怎么会知道他,反正肯定是留了几门简单的呗,像是什么浮空照明之类的,你们这些心脏的我已经看透了。”不屑的撇头,泄愤似的揉了把自家使魔的脑袋。叶修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像模像样的咪呜了一声。

  “对了,你给使魔起名字了吗?”

  啊,对了,名字。黄少天摸摸下巴,总不可能在人前就一声老叶叫出口吧。半晌他脸上拉开一抹奸笑,叶修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下意识的一个哆嗦。

  “当然,我起好了!它叫羞羞!”

  “修…修修?”

  “…”随着喻文州的重复,黑猫沉默着给了黄少天一爪子,起身一跃从窗台窜了出去。

  “诶哟~羞羞害羞了!话说我应该不用去打疫苗吧,是吧,得了狂犬病的话我一定第一个先咬羞羞。羞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黄少天乐得在床上直打滚。
 
·

  第二天上午的课程选修恰好有一门是使魔驯养,黄少天抱着难得有了使魔,管他是什么去上一次看看呗的心态,拎着崭新的教科书去了驯养场。

  “我去!!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叛徒,大叛徒,说好的永不背叛呢,说好的海枯石烂呢,说好的地久…”

  “停停停停!”郑轩一脸忧郁的牵着他那只巨大的德国黑背,面对着室友闪烁着泪光的眼睛一脸生无可恋。

  “怎么怎么,有了使魔还不开心了,谁拍着我的背说要陪我留级到最后的来着。”黄少天一拳头锤上他的肩膀,锤得郑轩浑身一抖。

  “别说了,魏老师不知道从哪个山沟沟捡回来的,被抛弃久了这家伙整一个野性未消,”郑轩撸起一边袖子,露出凄惨的裹着纱布的手臂,“要不是我一个定身咒压着,它估计现在就扑你身上咬你几个大口子了黄少。”

  “为什么不是咬你啊,肯定是咬你啊你离它比较近嘛,它咬的满足了就不会咬我了!”虽然是这么说,看着大黑背那呲牙咧嘴的狰狞表情,还是明智的撤离了一大步。

  “虽然过程凶险了点,但它现在好歹也是我的使魔诶,不会咬我的啦。话说黄少你来这里干嘛,也是上课?”

  说到这个,黄少天左右看了看,有点心虚的说。

  “那、那不是当然的吗,有了使魔来上个课不是很正常。我可还没接触过驯养课呢,到时候考核通不过可就完蛋了。”

  “那你刚刚还说我叛徒?!黄少的使魔是什么样的啊,怎么没带着?”

  “呃…他离家出走了,所以我只好一个人来了呗。”黄少天摸摸鼻子。

  “还会离家出走,真是有脾气的使魔啊。

  “所以这时候我们才应该羡慕一下那些有本命契约的家伙嘛,他们本科目免考诶。凭什么?!歧视单身狗是吗?!”

  “黄少,那个…”郑轩瞪眼指了指黄少天脑袋,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只毛色黑白相间的鹦鹉。

  “哦,羞羞,你回来啦。”

  郑轩就看着室友被自家使魔在脑门上来了一翅膀。

  真是有脾气的使魔啊。

  “诶,你害什么羞啊,不就是给你取了个噗,比较可爱噗,可爱的名字吗噗。你不喜欢吗,羞羞羞羞羞羞羞羞,多好听啊,多适合你啊噗。我没有笑,你看着我比方锐还真诚的眼睛噗。”

  说话之前先把你的噗收一收靴靴。叶修难得被嘲讽还没法还口,于是只能眼不见心不烦的蹲在他被扒的乱糟糟的头发里。让这家伙秃顶吧,叶修是这么希望的。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