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潜水向上

我啥都刷,主发叶黄
自己写点文,脑洞大过天落笔就残废。
这么多圈还是饿qwq

【叶黄】胜却人间无数

把这篇码码完重新放上来,是个妄图尝试帅气的古风结果不伦不类的产物,看了笑笑就好啦。

 

ooc!私设!

 

———————————————————————

 

胜却人间无数

 

1.

“叶秋啊叶秋,你终究是落在了我手里…”他咬牙,明朗的面上三分恨,七分快,冰雨抵在颈上寸寸压向人跳动的脉搏。

  向来超然的斗神如今下了神坛,跌落至尘土里,狼狈不堪的倒在这种地方,生死全然交付他人。叶修释然的笑笑,所幸老天还是垂怜他的,最先找到他的人,是黄少天。

  抬手扶上冰雨凛冽的刃口,持剑人警觉的绷紧手臂,连声质问

  “你做什么,莫不是以为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还能打赢我??叶秋你究竟是脑袋不清楚还是自负过头,需要我帮你清醒清醒…”在发觉过来形势不对的时候,叶修眼底的色彩已然晕了开来,黄少天触电般的往后退了退,神色晦暗。

  “少天…”

  “你不准说话!”

  “少天,我喜欢你。”

  “都说了你不准说话!!!!”含着暴怒的气机快速斩出的剑气削去几缕发丝的同时也带出一蓬血花,面容清俊的剑圣如今狞的几乎要狰开眼角,“叶秋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要砍下这脑袋不过是分分钟的功夫,还能落个惩恶扬善的名头,像你这种叛亲弑友的大魔头如今可是人人欲除之后快。”

  “我说的可是真心话,要杀要剐自然是悉听尊便。”全然没有一个重伤的人该有的表现,叶修甚至显得比以往都要轻松惬意。

  “你…你!”彻底被气的说不出话,黄少天甩开手中的剑,一把攥住男人的衣领一字一句的恨恨警告,“我、不、屑,怕脏了我的剑!让你死也不过是便宜了你,你这条命就给我留着,它现在是我的了!”

  “那是自然,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姑且不论难以维持形象的剑圣大人是如何暴跳如雷恼羞成怒的,叶修虽是想着和他再叙个几句,但奈何实在是天时地利独缺个人和。

  “少天,他们要追来了。”

  先前还在喋喋不休的人立时住了嘴,阴沉着脸色左右望望,拎起叶修的领子闪到了一旁的石壁后。

  前脚刚藏好,后脚一批人数众多的追兵便跟了上来。为首的便是那嘉世的刘皓,率领着一批嘉世的门徒仔细的搜索着。

  “你这掌门做的是好,这刘皓本就阴险,但我瞧着那些嘉世的小娃娃们也是一个个都恨不得把你抓起来嚼吧嚼吧咬碎。”黄少天还是不愿让嘴落了闲,一边死死的按着叶修,一边不停的碎念着,许是连他自个儿都没察觉语气里的那抹不忿。

  “呵,他们不想让我好过,又怎么会让手下向着我。”

  “说的倒也是在理,可你就这么任着他们胡作非为…”

这边厢念叨着,刘皓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步步的往这边来了。两人绷紧了身子,那脚步声就如同敲在心头一样,叶修还有心情伏在边上小小声的调笑。

  “看吧,我就说你这话多的毛病是要坏事儿。”

  “呿,我不说我俩也藏不久,你看看他就非要过来,我是不想和嘉世结梁子,但就你这样子我也不可能不出手了吧。”嫌弃的挥开在耳边吐出热气的伤号,黄少天握住剑,犹有些迟疑。

  叶修也没说什么,干脆利落的从衣服下摆扯下一条布来,抬手就给他围在了脸上。黄少天象征性的挣扎几下,任着那块破破烂烂的布将他半张脸裹了个严实,他稍稍吸口气,就能嗅出那股掺杂在尘土气里的血腥味儿。

   叶秋伤的很重。

  “你看看你现在,不像个行侠仗义的剑圣,倒像是个打家劫舍的土匪。”

  “你以为是谁害得啊?!”

  “谢谢。”

  黄少天没给反应,他也来不及反应,嘉世的剑已经到了。

  压住喉口不断翻涌往上的血沫,叶修飞身正正的对上刘皓的大剑,他回头向黄少天打了个手势示意剩下的的全归他了。黄少天乐得不需要跟嘉世核心接触,憋了满肚子的话沉默间切瓜砍菜的放倒一片,但他终归是不能杀人,有了大前提实施起来难度就不小了。嘉世的门徒们仅仅只是不断的倒地,继而又重新爬起,形成了一场仿佛毫无尽头的车轮战。

  这情况不愧是连黄少天都无法驾驭的住了,他挥着剑连跑带砍的逐渐靠近叶修。而反观叶修那边,虽说是只需要对付一个人,但情况却更加不容乐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只是一句俗语,衰弱的斗神对上嘉世高手的全盛态也只能说是毫无胜算。刘皓近乎兴奋的将武器往叶修身上招呼,他将叶修踩在脚下这个毕生夙愿终于是将在今天实现了。

  叶修狼狈的一个破绽,刘皓的剑深深的没入他的肩骨,刺目的血色将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近乎是染红了一半,狠狠的刺激了黄少天的神经。他不想让叶修死,至少不要在这里,在他面前。黄少天执起冰雨。

  “幻影无形剑!!看剑看剑!!!”叶修只听见这么一声叫喊,剑光过后的刘皓愕然的踉跄退了开去,一片剑风制造出来的光影间,黄少天伸手过来狠狠的拉了一把。

  “跑啊老叶!!”

  刘皓不甘的追了几步,却因剑伤而恨恨的停止,他向着身后残存的门徒们大声的咆哮。

  “黄少天!!是蓝雨的黄少天!!如今江湖上能将这招使成这样的只有他了!!”

 

2.

  叶秋,江湖人称斗神,嘉世的掌门人。

  当初将深埋在泥土里的嘉世捧入天空的是他,但如今人人都道他是个背叛宗门,叛亲弑友的大魔头。据嘉世内部传出的消息,这叶秋平日作风荒淫无度,残虐暴政,在嘉世兴起初期还害死了自己的拜把兄弟。如今残杀了嘉世门下十几名门徒,叛宗逃遁,江湖上提起他莫不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噬其骨血。

  这种程度的传言,能唬得平民百姓一愣一愣的,却着实是骗不过那些与叶修私交甚笃的侠客们。连斗神宿敌霸图韩文清都放话,称叶修此人虽卑鄙下流,但绝无可能做出这种事。

  “连那韩文清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也是信你的,我只是…”黄少天慢慢的往前一步步踏着,虽是逃过了追兵,但背上多出的分量不轻的物件还是让他有些气喘,踏在泥地上的锦靴深陷,留下一个又一个混着血迹的脚印,那血也不是他自己的,“我只是气你,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愿让我找到你,你明明知道我会帮你的。”

  “自然是为了不想让我们的剑圣大人惹上麻烦。”突兀的接嘴,看样子是把黄少天刚刚的自语全给听了去了,叶修轻笑着睁开了眼睛。

  “你、你装睡!”黄少天羞恼,几乎想要松手把这家伙给扔出去。

  “哪里敢,刚刚是真昏过去了,只不过现在醒了而已,”也不管他全然不信的表情,叶修仗着自己的伤体大咧咧的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那么,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可以的话,我还真想把你丢在这里,”黄少天恶狠狠的呲了呲牙,“但说实话我也没想好,大不了就去张新杰那里,正好韩文清都发话担保你了。”

  “可别,就算他信了我不是个叛亲弑友的大魔头,那我在他眼里也是个卑鄙无耻的老流氓,我去霸图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把我生吞活剥了。”叶修佯装抖了抖,打了多少年了,见着韩文清那张脸还是想喊一声壮士。

  “噗,老流氓,噗,看不出来您老还挺有自知之明。那你就说吧我们去哪,就现在这样,我也回不去了,等那刘皓把我帮你的消息散播出去,我再回去可就是给蓝雨添堵了。那既然蓝雨霸图都去不了了,你打算去哪?总不至于要我驮你去微草吧,我还没活够呢,”黄少天难得显出一丝苦恼,眼前的情况搞得不就像是他为了救助叶修众叛亲离了嘛, “要不是看你走的太慢拖慢我们进度,我可不来给你当这个抬轿夫。”黄少天骄傲的一昂头,毛茸茸的头发直搔的叶修想打喷嚏,顾虑着打出来可能真会被扔下去,叶修揉揉鼻子开口说

  “我倒是的确知道个好去处,不过可就要劳烦黄轿夫好好的跑上一趟了。”

  “在那之前还是先让我把你嘴给堵上的好。”

 

  只是山高路远,两人都是有伤在身,待到赶到目标的小草庐时,气力耗的也不剩多少了。那主人本着医者仁心,将栽倒在门前的两人收留了下来。

  “你竟然还有这种门道。”黄少天蹲在草庐前往嘴里灌着茶水。

  “什么门道不门道的,只是找老相识来讨人情了。”叶修坐在草庐里面接受医治,让抬手抬手,让跺脚跺脚,乖顺的样子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引人发笑。

  医者是个熟面孔,曾经江湖上最为人敬佩的郎中,方士谦,隶属于微草堂。

  “只是如今不再过问江湖纷扰了,的确是难得的再见。”他偶尔的搭上几句话,手上的活却是片刻不停。

  “早早就听着方前辈的传闻,如今一见果然是超脱世外的高人风范,只是可惜了居然要给这样的老流氓疗伤。说起来如今的微草可不行啊,治疗完全不如方前辈在时的风光,都比不上霸图那张新杰。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组织里有一个好医师总是必要的,那这么说起来如今江湖上靠谱的太少,方前辈就不考虑重出江湖,您看起来也没到隐退的年纪啊。我们蓝雨阁绝对的欢迎您,就让徐景熙那小子跟您好好学学……”或许是终于回到了放松的状态,黄少天的话匣子是被完全的打开了,也不论这议论的主角是否愿意搭理自己,就自顾自的不停嘴了。等到那清朗却扰人的音色消停了,叶修往那看看,人已经握着茶杯就睡着了。

  “这次是真的欠下了太多,你去替他看看吧。”

  “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就你这身体,就算放我这没有个把月也好不起来。”方士谦给各处都上好包扎,转身去熬药。

  “只要能好起来,一年半载也是可以的,反正我不缺的就是时间。”

  “你倒是不避嫌,你再多待个几天,微草的人就该过来了,那堂主小鬼可不好对付。我就只是个郎中,到时候还是得把你俩交出去。”

  “说的是,是该早些寻个出路了。”叶修若有所思,将那苦的掉渣的药汁捏着鼻子灌了下去。

  

3.

  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是你一觉醒来,心上人就安稳的睡在你身边,虽然在叶大斗神的眼里根本不存在暗恋这个概念。于是心满意足之下他凑上前去就偷了口香,结局不外乎是被恼羞成怒的黄少天一脚踹下了床。

  跟着就是一天的泡药罐,方士谦出手那果然是非同凡响,连带着药汤都比普通郎中苦个几十倍。绕梁三日不绝的气味让黄少天发誓这辈子都不想喝药了。即使如此叶修也还是皱着眉头全数给咽了下去,接着不怀好意的拿着糖球哄骗黄少天。

  “少天,不喝药可好不起来啊,你含着糖球喝味道也不就那样么”

  “你别骗我了!那味道连秋葵都不如!叶秋…啊不,叶修你自己受苦别拉上我一起!你说你走个江湖改名做什么,铁定是亏心事做多了,你看看本剑圣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话说方前辈,我们就不能考虑一下把这药汤改进成药丸子么,这也太苦了。你看看我和老叶这样,每天喝这个我舌头都要烂啦!”

  “喝药汤起效最快,”方士谦撇他一眼,顺手又丢过来一碗黄褐色的液体,“再说苦烂了可不正好,再不用听你说话了。”

  “医者仁心,方郎中你这可不厚道啊,”叶修难得的帮着黄少天说说话,之后扯扯已经裹了几天的绷带,“说起来我这满身的,也差不多该拆了?”

  “我看你们这些武夫,个个都不惜命,非要落下治不了的病根才甘心。”方郎中叹口气,对于这种手下患者的抱怨想是早已习惯了。

  “对啊老叶,难得的安宁你就耐下性子好好调理身子嘛,到老了可要后悔的啊。”

  “你先把手里的药喝掉再跟我说这些吧。”叶修放嘲讽,倾身上去就要按住他手灌药汤,被早已恢复活力的剑圣灵巧的一躲,药汤荡了一圈竟是一滴未撒的回了桌上。黄少天定了身形,额发下琥珀色的眸子直直的望向叶修,满目趣味就像是盯上猎物的山豹一般。

  “叶修,不来打一场么?”

  “你也好意思欺负我一个手无寸铁的伤号,打赢了也不长脸呢剑圣大人。”叶修话是这么说着,手下却是已经执起了那日拾来的破木剑。

  “只用剑鞘,剑鞘,大不了我让你个十招。”

  说话间便是你来我往的招呼起来,搅得小院里草叶横飞,郎中躲得远远的,直呼眼不见为净。

 

  黄少天这一架打的是憋屈无比,他自认也和叶修打过无数场,凭借那死缠烂打舌绽金莲的功夫再怎么样也把斗神的套路摸了个八成。但到底那剩下的是二还是九十二,现在看来是后者了。

  “你怎么回事!”结束最后一招,好歹是把剑鞘架上了人脖颈,黄少天喘着粗气就开始嚷嚷。

  “什么怎么回事,这不是输了吗。”叶修把那小木剑一抛,笑嘻嘻的双手举过肩头示意投降。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

  怎么回事,也说不上来怎么回事。黄少天你了半天,悻悻地收回了手,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顺手把手边的药汤以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势头灌了下去。叶修就眼睁睁看着他苦的一口药渣呸了出来,攥着手里的糖球笑弯了腰背。

  黄少天一边咳嗽,泪眼模糊着就瞥向笑得开怀的叶修,药汤的苦味像针似的刺的过热的头脑都清醒了不少。他突然就明白了。

  还能怎么回事,叶修不一样了,先前那个手持却邪一往无生凌利刁钻的斗神不在了。如今眼前的人脚踩着把破木剑,笑得肆意而轻松,就像他突然间糅合百家的战斗方式一样,从根本上卸下了什么东西。

  “少天啊。”叶修往黄少天嘴里塞了颗糖球,顺手抹掉了他滑到嘴角的泪珠。漆黑的眸子与他对上,眼神还残留了些许难言的笑意,就如同江南的织品一般温软柔和。

  黄少天向后缩了缩脖子,像是觉着这动作太不争气,屏息揽过叶修就狠狠亲了一口。他穷凶极恶瞪着人睁大的眼睛,威胁道

  “一定要回来。”

  这药汤的确是太苦了,糖球的味道丝丝缕缕参杂在里面,甜的简直要化了舌头。叶修愣了一会儿,往自己嘴里也塞了颗糖,含含糊糊的开口。

  “那还用你说。”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还迷糊着,翘了一头乱发就去院子里找人。迷迷瞪瞪了半天才看清哪里还有叶修在,小院里就一个方士谦摆着一副颐养天年的样子悠闲喝着早茶。

  “你找叶修的话,他一早就走了,我劝你也早点走吧。”

  “谁找他了,走了可不正好,我一个人还清净些。”黄少天抱手倚在门框上,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哈欠,满不在乎的样子做的自然,不理尘世的郎中也就乐得不管他。

  等到一个时辰之后,被微草的人捏着鼻子‘请’出去的时候,黄少天才知道叶修溜的飞快的原因。

  “叶不修你给我等着!”

  他愤恨的指天叫骂。

 

完。

 

 

———若早知意难平,夙梦空付流景,不如就与你执手锦瑟,不相离。

 

——————————————————————

 

突然想到的,河图的隐的歌词。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