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潜水向上

我啥都刷,主发叶黄
自己写点文,脑洞大过天落笔就残废。
这么多圈还是饿qwq

【叶黄】灯蛾 (上)

学什么习,考什么试,造作啊。

》》》》》》

  “我就觉得他喜欢我。”

  黄少天一拍手,很是刻意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真是恭喜你了,”喻文州慢条斯理咽下最后一口食物,“你们两情相悦。少天,再不吃,菜就凉了。”

  “谁…谁喜欢他了!是他单恋我!单恋!”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古人诚不我欺。黄少天背后一凉。

  “哟—谁看上我们少天大大,眼光这么奇特。”

  眼见着斜刺里一个盘子拍在身边,喻文州利索的起身,对着身旁的人微笑。

  “我吃饱了。叶神,少天,你们慢慢来。”

  叶修心下暗笑了一声,挪了一下盘子,堂而皇之的坐到了某人对面,低头专心吃饭。

  黄少天瞪他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对,拍桌起身对着喻文州急速远去的背影招呼。

  “诶诶诶!!队长你别跑呀,我马上就吃完了,你等等我!”

  不等。辣眼睛。

  黄少天不依不饶,甚至掏出手机准备轰炸,像是铁了心要把喻文州叫回来。叶修眼疾手快的从自己碗里伸筷夹了个丸子,一把塞到了他嘴里。

  “吃你的。”

  这一下塞的急,黄少天差点喷出来。我就该喷出来,喷他脸上。黄少天忿忿不平。但嘴巴却是很诚实的咀嚼了起来,好不容易等他咽下去,叶修又塞了一个。

  [你别过分!]叶修猜他的手舞足蹈大概是这个意思,于是敲敲他的盘子。

  “吃你的。”

  黄少天这才慢慢的坐下来,为防止他再塞过来,自己就先吃了一大口。

  “那继续说?谁看上我们少天大大了。”叶修拿手支着腮帮子,看他跟只仓鼠一样鼓着脸咀嚼,一边咀嚼一边还非要开口。

  “你啊。”

  费了大力气只吃了一口饭,黄少天兴致缺缺的推开盘子,他说的倒是挺云淡风轻。叶修从口袋里掏出张纸巾,像糊什么一样往他脸上糊。
 
  “你就不能吃完了再说话。”

  “哎哎哎,轻点,你这什么纸巾,这香味太冲了吧,你是花田系哦。”

  “张佳乐那里顺过来的,的确是花田。”

  “我就知道,你又欺负乐乐,乐乐多可怜啊,你还抢人家纸巾。乐乐回寝室又该抓着我抱怨了,你说你干的坏事还要我来背锅你良心安嘛?!”

  “诶哟,这不是该嘛,张佳乐听到你这么叫他又该扑上来揍你了。”

  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间,叶修的饭也吃完了,反倒是黄少天还剩着一大半没吃,这下是彻底的凉了,被嫌弃着倒进了泔水桶里。两人走到食堂门口。

  “你接下来要去训练?”

  “嗯。”平日里话多的那一方心不在焉的低头拨弄着扣子,也不再说什么,于是气氛就不尴不尬的凝了一会儿。

  叶修摆摆手和他说再见,打算专心回归学习的怀抱。黄少天就站在原地看着他往教学楼走,直到看不见了为止,才长出了一口气,抱住脑袋蹲了下来。

  真是。这都什么事啊。
 
01.
 
  黄少天最近准备着临近的校运动会,他承下了个一千五。不算长,但也说不上短,加上之外还有几个跳跃类的小项目。班导念念叨叨说是什么高中最后一场运动会了,也比以往都上心不少,给了规定的训练时间,鼓足了劲儿要拿下几个名次。

  于是一群背负了期待的运动员,就在初秋略低的气温里裸露着手臂和小腿,蒸发着过剩的体力。之前一次叶修偶然路过操场,递了瓶水给瘫坐在草地上的黄少天。
 
  “哟,年轻人,朝气蓬勃啊。”

  黄少天翻白眼给他看,接过水就往嘴里大口灌,满手细碎的草叶蹭了一些在叶修衣袖上。

  “那是,不像你老人家,都已经开始安养晚年了。刚渡完劫?”

  叶修挥挥手表示别提了,他手上夹着本书,刚结束场小考。他比黄少天大个一届,如今已经是个备考生了,校运会这种发泄多余精力的活动自然与他无缘。学习,爱学习,学习使人快乐。

  “每天窝在教室里,在长霉之前出来晒晒太阳。”

  “那多好呀,这么难得到操场了,不一起来跑个步?运动一下对身体好,有利大脑运转啊。”

  “不了,太累,下节要上班导的课,睡着了可是要命。我就坐坐,看你跑。”叶修说着坐下来,拍了下他的小腿,示意可以不用偷懒,该继续训练去了。

  黄少天耸耸肩,撑着身体站起来,迈上塑胶跑道,跑的动作多少有些懒散。秋季的空气干巴巴的,天空却是没两朵云,蓝得很干净。阳光照下来,操场上三三两两的人都觉得舒服,叶修在草坪上坐得也惬意,当黄少天跑过面前的时候还难得好心的给点掌声。
 
  黄少天也没啥大出息,这就觉得,跑步也还不是那么讨厌,跑得挺高兴,挺快乐的。直到跑了第四圈,没人给鼓励了,他呼哧呼哧的停下来,问了一下旁边的同学,说是叶学长回去上课了。
 
  不跑了。他突然就不那么高兴了,这人走还不给个话的,不声不响的一点儿礼貌都没有。
 
  这时候叶修远远的已经走到教学楼了,他捻起袖子上沾的草叶,湿漉漉的感觉愣是给他嗅出了阳光的味道。小太阳嘛,他像是没办法的摇摇头。

》》》》》》

  说起来他跟叶修这事也奇怪,黄少天撑着脑袋想想。叶修是不是喜欢他,他看得蛮清楚,心想一定是了,但人又不挑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就会转移话题。要问他喜不喜欢叶修,他又觉得也挺含糊,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两人都不是天生弯,也都有过女友,但对上眼这种事可是丝毫不顾人愿的自然规律。

  黄少天偶尔会有点自暴自弃,不如就这么交往看看?只不过他还不太甘心,他和叶修认识了不短时间,却总觉得连这个人的底都看不清。要是由他来说觉得没什么把握,也不太愿意去想,所以就时常不轻不重的试探,妄图打破他的滴水不漏。

  奈何叶修这个老人精,根本不露一点心思,太极打得出神入化。到现在还一直是口头撩撩,暧昧万岁。

  “唉,队长,你说这样是不是不好,我是不是该再挑的明白点。总觉得不痛不痒的真不爽。”黄少天训练完后就很是泄气的挂在椅子上。

  “今晚找他solo发泄一下呗。”喻文州觉得自己已经开始习惯时不时被现充dog骚扰的痛苦了。

  叶修和黄少天游戏玩得都还不错,在一款叫做荣耀的游戏里混得风生水起,还是两个对立的工会的成员。日常总是pvp,两个人打得不亦乐乎。喻文州这话算是说到心里去了,黄少天当下眼睛就亮了。正好班里有人过来传话。

  “黄少,叶学长来找你了。”

  黄少天三步并两步的跑出去,抓住叶修的衣角就拽。

  “今晚上游戏来pk啊!这次肯定赢你一雪前耻。”因为上一次大意输掉了,他特别不甘心。

  “嗯,晚上吧,”叶修难得干脆的点头,塞了个东西给他,是个面包,“要不要,刚去小卖部买的。”

  他像是挺急的,也没等黄少天再回话,看了看表,说了声要迟到了,就急匆匆的走了。

  黄少天愣了愣神,都还没来得及说话。但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肚子有些空,毕竟午饭没吃几口,训练完之后就消化的差不多了。

  撩我。他恨恨的咬了一大口面包,就好像他八辈子的仇人不是叶修是这块面包似的。

 

‌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