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潜水向上

我啥都刷,主发叶黄
自己写点文,脑洞大过天落笔就残废。
这么多圈还是饿qwq

【叶黄】灯蛾(中)

天天说: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

》》》》》

02.

  叶修有点心不在焉,黄少天很快就发现了。

  当屏幕里剑客威风凛凛的拎着武器,再一次把战斗法师撂在地上时,他可才算是觉得过瘾,咳了一声停下了实际上一直是单方面持续的话头。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了游戏叮叮当当的背景音乐,叶修没有开口,也没有操作着手头的人物攻过来。黄少天单手甩着鼠标,很是无聊的让剑客原地转圈圈,但对面的家伙还是毫无反应。

  他调调音量,把耳机靠紧了些,隔着嘈杂的电流声,能听到轻微但均匀平稳的呼吸。

  睡着了?他这么猜想。

  “叶修?”试探性的放低了声音问了一句。

  “…嗯?”意外的得到了回应,隔着个麦,传到耳机里的音波有些失真,但沉甸甸、麻酥酥的。黄少天一个机灵把耳机拿开了一些,不自在的揉了揉发热的耳尖。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突然就不动不说话了。”

  “是有点困。”叶修说话懒洋洋的,像是连嘴皮子都懒的翻动,咬字含含糊糊。

  “不是吧,你真这么累啊,那你上什么游戏,好好睡一觉呗。”

  “这不是答应你了,能不上吗。”他说的坦荡,倒是气着了黄少天。

  “你还有脸说,放了我多少次鸽子了?!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你快下线睡觉去吧,记得我今天赢了你两把啊。”

  “那我下了。”这下回的非常干脆。

  黄少天就看着屏幕上叶修的名字迅速变成了灰色,房间里空出来的位置不一会儿就被陌生人占据了。就这么顺势开了一把,赢得挺顺畅的。铛铛铛的胜利音效停下之后,他才发现奇怪的地方。

  “你怎么还不挂语音,说好的去睡觉呢,挂了挂了挂了。”黄少天切出去看看yy,果然还亮着个人,而且开着麦,能听见不少细碎的小声音。

  “马上,再看两页书。”

  这个人,居然在认真学习。黄少天感到不可思议的咂了咂嘴。

  “你…最近是不是努力过头啦?”

  “嗯?我一直都这样啊。”

  “是…是吗。”他说着莫名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下巴。 也是噢,是叶修呢。

  “开玩笑的,你真信啊。”那头倒是戏弄意味十足的笑了出来。

  “…那,来看我比赛?”听起来这像是一个请求?黄少天说出来之后,突然觉得有些懊悔,掩饰性的补了一句,“你有时间的话。”
  这下子欲盖弥彰的味道不是更重了么。

  “那当然,期待看见少天大大夺冠的英姿啊。”

  黄少天憋着气对着电脑屏幕挥了挥拳头。

·

  结果叶修没有来。

  运动会的当天,周五,天气阴沉沉的,黄少天站在自己班的队列里面甚是烦躁的张望着,一二三年级一溜儿看下来,也没找到要找的人。张佳乐跑过来通风报信,说是今天三年级自主学习。

  我被鸽了。这么想当然是很正常的,说到底叶修鸽他的次数也不少,口头敷衍着答应了,一转身立马忘掉。黄少天生气,他就没什么诚意的道歉,说着下次一定之类的话,那个下次也石沉大海。

  “看这天气,可能要下雨啊。”喻文州站在他身边,语气里还带上了几分忧愁。

  “不会吧,我可不想顶着雨跑步啊。不会不会,学校还没那么丧心病狂吧。”他还挺乐观。
  喻文州也不回话,高深莫测的眯了眯眼。

  事实证明是有的。当他挂上号码牌站在检录处的时候,黄少天把脸皱成了个苦瓜。

  这雨,说大不大,也就勉强把跑道淋湿的程度吧。话出自没了项目的方锐之口,幸灾乐祸的意味都不带转弯的。

  该跑的,总是要跑的。他安慰自己,走到了雨棚外,雨水很凉,激得他颤了一下。班里不少没了项目的人举着伞在观众台上喊他名字,他抬手对他们比了个飞吻,活像廉价的校园偶像。

  他站上跑道,最后环视了一圈场地,呼了口气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裁判举起的气枪上。

  骗子。

  枪声震得他脑袋嗡嗡作响,几乎是一瞬间双脚就随着本能迈了出去。观众席上像是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他从嘈杂的喧闹声里勉强的辨认出来属于自己的声援。

  他们在喊他名字,喊黄少天。他就更鼓足了劲,往前跑去。雨水从额发滑进眼睛里,视线有些模糊起来。

  混蛋。
  他暗暗骂着,也不知道在骂什么。

  一圈,两圈,三圈。黄少天开始冲刺,肺部的灼烧感让表情都狰狞了起来。当总算是看到终点线的时候,他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就这一口气,悔得他肠子都要青了。

  下一瞬间过终点线的时候,大脑清空一片空白,手掌和膝盖在地上火辣辣的磨蹭。伴随着的是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事后喻文州给他形容,说他是整个人滑过终点线的。

  这也就是说,他很不幸的,摔倒了。连带着他英明神武的形象,跌没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