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潜水向上

我啥都刷,主发叶黄
自己写点文,脑洞大过天落笔就残废。
这么多圈还是饿qwq

【叶黄】灯蛾

尝试一下补个档,我真没写啥奇怪的啊,干啥屏蔽我(ಥ_ಥ)

》》》》》》》》》》》》》》》

  “我就觉得他喜欢我。”

  黄少天一拍手,很是刻意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真是恭喜你了,”喻文州慢条斯理咽下最后一口食物,“你们两情相悦。少天,再不吃,菜就凉了。”

  “谁…谁喜欢他了!是他单恋我!单恋!”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古人诚不我欺。黄少天背后一凉。

  “哟—谁看上我们少天大大,眼光这么奇特。”

  眼见着斜刺里一个盘子拍在身边,喻文州利索的起身,对着身旁的人微笑。

  “我吃饱了。叶神,少天,你们慢慢来。”

  叶修心下暗笑了一声,挪了一下盘子,堂而皇之的坐到了某人对面,低头专心吃饭。

  黄少天瞪他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对,拍桌起身对着喻文州急速远去的背影招呼。

  “诶诶诶!!队长你别跑呀,我马上就吃完了,你等等我!”

  不等。辣眼睛。

  黄少天不依不饶,甚至掏出手机准备轰炸,像是铁了心要把喻文州叫回来。叶修眼疾手快的从自己碗里伸筷夹了个丸子,一把塞到了他嘴里。

  “吃你的。”

  这一下塞的急,黄少天差点喷出来。我就该喷出来,喷他脸上。黄少天忿忿不平。但嘴巴却是很诚实的咀嚼了起来,好不容易等他咽下去,叶修又塞了一个。

  [你别过分!]叶修猜他的手舞足蹈大概是这个意思,于是敲敲他的盘子。

  “吃你的。”

  黄少天这才慢慢的坐下来,为防止他再塞过来,自己就先吃了一大口。

  “那继续说?谁看上我们少天大大了。”叶修拿手支着腮帮子,看他跟只仓鼠一样鼓着脸咀嚼,一边咀嚼一边还非要开口。

  “你啊。”

  费了大力气只吃了一口饭,黄少天兴致缺缺的推开盘子,他说的倒是挺云淡风轻。叶修从口袋里掏出张纸巾,像糊什么一样往他脸上糊。
 

  “你就不能吃完了再说话。”

  “哎哎哎,轻点,你这什么纸巾,这香味太冲了吧,你是花田系哦。”

  “张佳乐那里顺过来的,的确是花田。”

  “我就知道,你又欺负乐乐,乐乐多可怜啊,你还抢人家纸巾。乐乐回寝室又该抓着我抱怨了,你说你干的坏事还要我来背锅你良心安嘛?!”

  “诶哟,这不是该嘛,张佳乐听到你这么叫他又该扑上来揍你了。”

  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间,叶修的饭也吃完了,反倒是黄少天还剩着一大半没吃,这下是彻底的凉了,被嫌弃着倒进了泔水桶里。两人走到食堂门口。

  “你接下来要去训练?”

  “嗯。”平日里话多的那一方心不在焉的低头拨弄着扣子,也不再说什么,于是气氛就不尴不尬的凝了一会儿。

  叶修摆摆手和他说再见,打算专心回归学习的怀抱。黄少天就站在原地看着他往教学楼走,直到看不见了为止,才长出了一口气,抱住脑袋蹲了下来。

  真是。这都什么事啊。

 
01.

 
  黄少天最近准备着临近的校运动会,他承下了个一千五。不算长,但也说不上短,加上之外还有几个跳跃类的小项目。班导念念叨叨说是什么高中最后一场运动会了,也比以往都上心不少,给了规定的训练时间,鼓足了劲儿要拿下几个名次。

  于是一群背负了期待的运动员,就在初秋略低的气温里裸露着手臂和小腿,蒸发着过剩的体力。之前一次叶修偶然路过操场,递了瓶水给瘫坐在草地上的黄少天。
 

  “哟,年轻人,朝气蓬勃啊。”

  黄少天翻白眼给他看,接过水就往嘴里大口灌,满手细碎的草叶蹭了一些在叶修衣袖上。

  “那是,不像你老人家,都已经开始安养晚年了。刚渡完劫?”

  叶修挥挥手表示别提了,他手上夹着本书,刚结束场小考。他比黄少天大个一届,如今已经是个备考生了,校运会这种发泄多余精力的活动自然与他无缘。学习,爱学习,学习使人快乐。

  “每天窝在教室里,在长霉之前出来晒晒太阳。”

  “那多好呀,这么难得到操场了,不一起来跑个步?运动一下对身体好,有利大脑运转啊。”

  “不了,太累,下节要上班导的课,睡着了可是要命。我就坐坐,看你跑。”叶修说着坐下来,拍了下他的小腿,示意可以不用偷懒,该继续训练去了。

  黄少天耸耸肩,撑着身体站起来,迈上塑胶跑道,跑的动作多少有些懒散。秋季的空气干巴巴的,天空却是没两朵云,蓝得很干净。阳光照下来,操场上三三两两的人都觉得舒服,叶修在草坪上坐得也惬意,当黄少天跑过面前的时候还难得好心的给点掌声。

 
  黄少天也没啥大出息,这就觉得,跑步也还不是那么讨厌,跑得挺高兴,挺快乐的。直到跑了第四圈,没人给鼓励了,他呼哧呼哧的停下来,问了一下旁边的同学,说是叶学长回去上课了。
 

  不跑了。他突然就不那么高兴了,这人走还不给个话的,不声不响的一点儿礼貌都没有。
 

  这时候叶修远远的已经走到教学楼了,他捻起袖子上沾的草叶,湿漉漉的感觉愣是给他嗅出了阳光的味道。小太阳嘛,他像是没办法的摇摇头。

  说起来他跟叶修这事也奇怪,黄少天撑着脑袋想想。叶修是不是喜欢他,他看得蛮清楚,心想一定是了,但人又不挑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就会转移话题。要问他喜不喜欢叶修,他又觉得也挺含糊,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两人都不是天生弯,也都有过女友,但对上眼这种事可是丝毫不顾人愿的自然规律。

  黄少天偶尔会有点自暴自弃,不如就这么交往看看?只不过他还不太甘心,他和叶修认识了不短时间,却总觉得连这个人的底都看不清。要是由他来说觉得没什么把握,也不太愿意去想,所以就时常不轻不重的试探,妄图打破他的滴水不漏。

  奈何叶修这个老人精,根本不露一点心思,太极打得出神入化。到现在还一直是口头撩撩,暧昧万岁。

  “唉,队长,你说这样是不是不好,我是不是该再挑的明白点。总觉得不痛不痒的真不爽。”黄少天训练完后就很是泄气的挂在椅子上。

  “今晚找他solo发泄一下呗。”喻文州觉得自己已经开始习惯时不时被现充dog骚扰的痛苦了。

  叶修和黄少天游戏玩得都还不错,在一款叫做荣耀的游戏里混得风生水起,还是两个对立的工会的成员。日常总是pvp,两个人打得不亦乐乎。喻文州这话算是说到心里去了,黄少天当下眼睛就亮了。正好班里有人过来传话。

  “黄少,叶学长来找你了。”

  黄少天三步并两步的跑出去,抓住叶修的衣角就拽。

  “今晚上游戏来pk啊!这次肯定赢你一雪前耻。”因为上一次大意输掉了,他特别不甘心。

  “嗯,晚上吧,”叶修难得干脆的点头,塞了个东西给他,是个面包,“要不要,刚去小卖部买的。”

  他像是挺急的,也没等黄少天再回话,看了看表,说了声要迟到了,就急匆匆的走了。

  黄少天愣了愣神,都还没来得及说话。但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肚子有些空,毕竟午饭没吃几口,训练完之后就消化的差不多了。

  撩我。他恨恨的咬了一大口面包,就好像他八辈子的仇人不是叶修是这块面包似的。

02.

  叶修有点心不在焉,黄少天很快就发现了。

  当屏幕里剑客威风凛凛的拎着武器,再一次把战斗法师撂在地上时,他可才算是觉得过瘾,咳了一声停下了实际上一直是单方面持续的话头。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了游戏叮叮当当的背景音乐,叶修没有开口,也没有操作着手头的人物攻过来。黄少天单手甩着鼠标,很是无聊的让剑客原地转圈圈,但对面的家伙还是毫无反应。

  他调调音量,把耳机靠紧了些,隔着嘈杂的电流声,能听到轻微但均匀平稳的呼吸。

  睡着了?他这么猜想。

  “叶修?”试探性的放低了声音问了一句。

  “…嗯?”意外的得到了回应,隔着个麦,传到耳机里的音波有些失真,但沉甸甸、麻酥酥的。黄少天一个机灵把耳机拿开了一些,不自在的揉了揉发热的耳尖。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突然就不动不说话了。”

  “是有点困。”叶修说话懒洋洋的,像是连嘴皮子都懒的翻动,咬字含含糊糊。

  “不是吧,你真这么累啊,那你上什么游戏,好好睡一觉呗。”

  “这不是答应你了,能不上吗。”他说的坦荡,倒是气着了黄少天。

  “你还有脸说,放了我多少次鸽子了?!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你快下线睡觉去吧,记得我今天赢了你两把啊。”

  “那我下了。”这下回的非常干脆。

  黄少天就看着屏幕上叶修的名字迅速变成了灰色,房间里空出来的位置不一会儿就被陌生人占据了。就这么顺势开了一把,赢得挺顺畅的。铛铛铛的胜利音效停下之后,他才发现奇怪的地方。

  “你怎么还不挂语音,说好的去睡觉呢,挂了挂了挂了。”黄少天切出去看看yy,果然还亮着个人,而且开着麦,能听见不少细碎的小声音。

  “马上,再看两页书。”

  这个人,居然在认真学习。黄少天感到不可思议的咂了咂嘴。

  “你…最近是不是努力过头啦?”

  “嗯?我一直都这样啊。”

  “是…是吗。”他说着莫名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下巴。 也是噢,是叶修呢。

  “开玩笑的,你真信啊。”那头倒是戏弄意味十足的笑了出来。

  “…那,来看我比赛?”听起来这像是一个请求?黄少天说出来之后,突然觉得有些懊悔,掩饰性的补了一句,“你有时间的话。”
  这下子欲盖弥彰的味道不是更重了么。

  “那当然,期待看见少天大大夺冠的英姿啊。”

  黄少天憋着气对着电脑屏幕挥了挥拳头。

  结果叶修没有来。

  运动会的当天,周五,天气阴沉沉的,黄少天站在自己班的队列里面甚是烦躁的张望着,一二三年级一溜儿看下来,也没找到要找的人。张佳乐跑过来通风报信,说是今天三年级自主学习。

  我被鸽了。这么想当然是很正常的,说到底叶修鸽他的次数也不少,口头敷衍着答应了,一转身立马忘掉。黄少天生气,他就没什么诚意的道歉,说着下次一定之类的话,那个下次也石沉大海。

  “看这天气,可能要下雨啊。”喻文州站在他身边,语气里还带上了几分忧愁。

  “不会吧,我可不想顶着雨跑步啊。不会不会,学校还没那么丧心病狂吧。”他还挺乐观。
  喻文州也不回话,高深莫测的眯了眯眼。

  事实证明是有的。当他挂上号码牌站在检录处的时候,黄少天把脸皱成了个苦瓜。

  这雨,说大不大,也就勉强把跑道淋湿的程度吧。话出自没了项目的方锐之口,幸灾乐祸的意味都不带转弯的。

  该跑的,总是要跑的。他安慰自己,走到了雨棚外,雨水很凉,激得他颤了一下。班里不少没了项目的人举着伞在观众台上喊他名字,他抬手对他们比了个飞吻,活像廉价的校园偶像。

  他站上跑道,最后环视了一圈场地,呼了口气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裁判举起的气枪上。

  骗子。

  枪声震得他脑袋嗡嗡作响,几乎是一瞬间双脚就随着本能迈了出去。观众席上像是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他从嘈杂的喧闹声里勉强的辨认出来属于自己的声援。

  他们在喊他名字,喊黄少天。他就更鼓足了劲,往前跑去。雨水从额发滑进眼睛里,视线有些模糊起来。

  混蛋。
  他暗暗骂着,也不知道在骂什么。

  一圈,两圈,三圈。黄少天开始冲刺,肺部的灼烧感让表情都狰狞了起来。当总算是看到终点线的时候,他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就这一口气,悔得他肠子都要青了。

  下一瞬间过终点线的时候,大脑清空一片空白,手掌和膝盖在地上火辣辣的磨蹭。伴随着的是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事后喻文州给他形容,说他是整个人滑过终点线的。

  这也就是说,他很不幸的,摔倒了。连带着他英明神武的形象,跌没了。

03.

  叶修扶在医务室的门框上,气还没喘匀,直勾勾的看着黄少天。两个人的眼神对上了一秒,黄少天果断的转过头去。

  太丢脸了。黄少天不太想说话,他很少有这个感觉,是在赌气或者单纯的害臊,他自己也不明白。

  “衣服呢?”叶修先开口了,他还是撑着门框,隔了几步之遥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还穿着上场时候的短袖,泥水和塑胶跑道的色彩晕染在半边身体上。脏兮兮的裤子卷到膝盖上方,露出了一片抹着碘酒的红肿皮肤,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队长去帮我拿了。我回宿舍不方便。”实际上是感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我路上遇到他了,”叶修说着把外套脱了递过来,“他说让我来找你。”

  不知怎么的,黄少天心里头就升起了不太妙的预感...

  “我猜他是不会回来了,我送你回去吧。”叶修此刻表情也有些怪异,内心给一向心思通透的学弟暗暗点了个赞。

  “凭什么?我不。”黄少天闷闷的哼了一声,还是没有转过头来看他,只是抗拒的意味浓烈到都要溢出来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我要下班咯,黄少天同学,回家吧。”校医姐姐适时的从里间走出来,催促着赶人。

  这世道怎么回事,谁都帮着这个老不羞吗。

  叶修看着他气结的表情,难得有些汗颜。好吧,就算为了这所谓的上天的意志,他也得把这件事儿解决好不是?

  眼看着黄少天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某个老流氓很是自然的伸过手,拉着还有些晃悠的人就往外走,免不了的受到一阵骂骂咧咧的言语攻击。好歹外套是给披上了,叶修想着。

 

  叶修一路领他到车棚,提溜出一辆看起来相当复古的自行车,利索的把卡在车轮上的大锁卸了下来。

  “啥...你会骑车?!骗人的吧!你确定你是载我回去不是带我殉情?”黄少天瞪着眼睛看他摆弄那个咯吱作响的座垫。

  “哥骑着车上下学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我呸。我玩泥巴的时候你连自行车把都摸不到呢你想清楚!”

  “我指的是那种四轮的。怎么?上不来啊?要我抱你么?”叶修笑得很是欠扁,丝毫不耻于提及自己蹬着带辅轮的儿童自行车的童年事迹。

 
    “滚滚滚滚滚滚!!”黄少天噔的一下跃上了后座,那动静压得老自行车不堪重负的吱呀叫。吓得叶修抖了抖,车头往前s型的走了段弧线。

  “诶哟...我的少天大大...”

  “闭嘴闭嘴!走了!天都要黑了!”

  车夫叶乖乖的闭嘴,往地上踩几下借了点儿助力,倒是也蛮平滑的向前行进了起来。

  天已经慢慢黑下来了,叶修的老爷车还慢悠悠的磨蹭着,不过黄少天觉得没什么不好,他也没那么急着回去。他觉得自己该好好想想,想想这一切。

  路边的灯开始一盏盏亮了起来,有蛾子绕着光源扑扇翅膀,好像不知疲倦一样的。

  那光实际上对它没什么用处的,它不知道吗?它当然不知道,昆虫没有思想,它靠本能活着 。

  他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和叶修说,但是好像都不是什么要紧事儿,他该和叶修说点要紧事儿。

  他绞尽脑汁的憋出来一句。

  “叶修,我们分手吧。”

  好吧,烂透了。

  叶修笑了一下,黄少天觉得他笑了一下,是挺好笑的。可能是笑的太厉害了,他觉得叶修的身子晃悠起来了,连带着车头都扭了下。

  “别闹,少天,我们还没交往过吧。”好半天叶修才开口回答他,那段沉默的空白时间黄少天一直恍惚的以为自己根本没说过话。

  说的没错。黄少天中肯的点点头,随即一个矮身,从晃悠悠的老爷车后座上跳了下来。

  还好车速不快,但黄少天还是觉得自己的扭伤更严重了。他倒吸口凉气蹦到路边,扶着脏兮兮的路灯柱子缓了缓,转过头去看叶修。

  我一直觉得你是我对象来着。他想这么和叶修说一句。但他自认为丢不起这个人。

  “你先走吧,我自己回去。”最后他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叶修就一直停在路中间,从他跳车那刻起盯着他做完了一系列动作。他在那干什么,等着哪里拐来一辆大卡车来场感动人心的生离死别?黄少天刻薄的抿起了嘴。

  “你走啊。”

  叶修总算是动了,他扶着那辆老爷车丢到路边,走向黄少天。
 

  “你干什么,我说的是让你走,不是让你过来。”面对着气势汹汹走过来的人,黄少天下意识的往后靠了靠,靠在了灯柱上。

  然后叶修凑过来开始亲他,叶修亲了他,叶修这厮把他按在路灯柱子上强吻,那灯柱还湿着,脏兮兮的沾满了灰。
  那蛾子的尸体掉落在脚边。
  反正外套不是我的,黄少天有那么一瞬间游离的想。

  感觉到柔软的压力压迫下来,只是简单的双唇触碰了几秒,但还是让黄少天感到了一万分的惊恐。

  “????谁准你亲我了?你亲我干什么?”

  “今天我看到了。你的比赛。”叶修自顾自的开始说话。

  “看到就看到呗,你觉得我会开心?”他站得很近,黄少天低头看着仍然在扑扇的飞蛾翅膀。

  “我知道你肯定听不见的,所以我偷懒没喊加油,是我不好。我在教学楼,三楼,翘了老冯的特别辅导。老冯当时大概在满操场的找我,但我看见你摔倒了,所以我跑来找你。”

  好吧,那个我宁可你没看到。

  “我跑到操场,你人已经没了,然后我立马被老冯逮住。我就告诉他我忙着谈恋爱呢,没空学习,气得他心脏病都快犯了。”

  这人除了喷垃圾话还会干什么,心疼一波老冯的速效救心丸,黄少天皱着眉头想要推开他。

  “少天,我想和你谈恋爱。”叶修抓住他硬邦邦伸过来的手,很是郑重的,像是在发表什么声明一样的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谈什么恋爱谁和你谈恋爱,学你的习去。”黄少天低头努力摆脱他纠缠不休的手,强行掩饰自己有些窘迫的脸。

  “少天,我喜欢你。”好不容易挣脱了,叶修冲他的背影喊。

  “......”他气冲冲往前走了几步,停在了叶修的老爷车前,扭巴了几下上了后座,大声下达命令,“......回家!!”

  叶修快步走过去,扶着车头,还很不甘心的对着他小声念叨。

  “少天大大,做我男朋友呗...”

  “闭嘴!!你话好多啊!!”黄少天气愤的在他腰间打了一记,叶修才哼哼着再次往前磨蹭了过去。

  “......或许吧,”黄少天几乎是从嘴里挤出来这句话的,接着又恶狠狠的补了一句,“看你表现!”
 

  “遵命!”叶车夫来了精神,老爷车的咯吱声似乎也带上了欢乐劲儿。

 
04

  “所以你们总算开始交往了?”喻文州双手交叉着撑住下巴。

  “没有!谁说的!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和这老不羞交......唔呜呜呜呜呜”

  “少天,吃这个,感受一下哥对你的爱。”叶修叉起盘子里的大肉丸子就往他嘴里送。

  “叶吼里脚系哇!!”黄少天气的手舞足蹈。

  “嗯嗯,哥知道你也爱我,来来别吃这么急小心噎着。”

  文州表示,我吃饱了,你们开心就好^_^。
 

 

 

 
 
 
 

‌ 

评论

热度(41)